黎明之预言书 黎明之预言书

一路发娱乐

2018-10-23

黎明之预言书死亡“暂停”:液氮罐里的阴阳穿越——中国首例本土人体冷冻的故事保存展文莲遗体的液氮罐本报记者张盖伦展文莲的“墓”,是个衣冠冢。 她正以头朝下的姿态沉睡在容积2000升的液氮罐内。 那是-196℃的极低温,时间的流逝,几乎不会再在她身体上留下任何痕迹。

和展文莲的暂时居所隔了一条走廊的,就是山东省脐血库。

十万余份脐带血造血干细胞被保存在此,它们像一份份高额的生命保险,被用到的概率很低,但——“万一呢”?没人说得清未来会怎样。

桂军民保存妻子的遗体,也是对未来的押注——从理论上来说,被冷冻的人或许可以复活。

桂军民希望妻子能快点醒来。

他们都只有49岁,都算年轻。

但他又很清楚,这事急不得。

“要等她这个病能治了再醒,不然没意义。 醒过来也没意义,对吧。

”桂军民重复着,像在提醒自己。

展文莲是首个在中国本土冷冻并等待复活的“病人”。 12017年5月8日凌晨4时1分,展文莲的呼吸和心跳停止,主治医生宣布病人已经死亡。

但她还要再经历一场手术。

山东银丰生命科学研究院(以下简称银丰研究院)和山东大学齐鲁医院的临床专家行动起来。

他们向展文莲体内注射抗凝、抗氧化和中枢神经营养等药物,并通过循环系统快速输注冰盐水为其进行物理降温,同时实施气管插管,启动呼吸机和美敦力菲康心肺复苏机Lucas2等心肺支持设备,以保障她身体的供血供氧,维持机体生理功能。

之后,展文莲的遗体被送上救护车。

警灯闪烁,救护车从齐鲁医院东院区驶离,开向银丰研究院。 在那里,展文莲要经历冷冻前最为关键的步骤——灌流。 美国专家阿伦·德雷克(AaronDrake)对即将开始的程序并不陌生。 来到银丰研究院之前,他已经在美国最大的人体冷冻机构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Alcor,以下简称阿尔科)工作了近十年,参与了70多例人体冷冻手术。 在他看来,“死亡”不是一个瞬时概念,也并非不可逆。

就算心脏停跳、呼吸停止,人的身体和大脑,还“活”着。

在阿尔科,冷冻人被称为“病人(patient)”。

死神的镰刀已经挥下,但伤口还未扩大。 阿伦·德雷克一直做的,是给这死亡的进程按下暂停键。

但在人体进入最后的低温保存阶段之前,他必须尽可能保证,“病人”不受或者少受冷冻损害。 冷冻最大的敌人,是水在低温下结成的冰晶——冰晶会刺破细胞内壁,造成极大损伤。

所以,冷冻机构必须用特殊的防冻剂置换人体内的血液和水分。

和阿伦·德雷克一起上阵的,是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心外科医生、麻醉专家以及体外循环灌注师。

他们从展文莲的颈部和股部建立双通路体外循环,在特制的低温手术台上,将其体温降低到18℃左右。 然后,透明的、乳白色的防冻剂,缓缓注入展文莲体内。 降温仍在进行,防冻剂变得越来越浓稠。 它会成为固体,但它不会结冰。 这个过程,叫做“玻璃化”。

灌流最终完成,已是近6个小时之后。

接着,展文莲的身体被转移到大尺度程序降温床上。

阿伦·德雷克对这张床赞赏有加,美国阿尔科没有这样的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