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艳红:唐宋词本体特征的表现形式

一路发娱乐

2018-10-12

在中国文学史上,词是一种具有浓郁抒情性和特殊表现力的文体。 词崇尚婉媚、情思婉转、含蓄蕴藉,“词为艳科”是其本色特征。 这不仅概括了词的文学性质,还表明了词的内容题材更适于表现以女性情感生活为主体的男女情感。

关于词的体性特征,王国维概括得极为精辟:“词之为体,要眇宜修,能言诗之所不能言,而不能尽言诗之所能言。

诗之境阔,词之言长。

”现代学者解释“要眇宜修”“是一种女性的美,是最精致最细腻最纤细幽微的,而且是带有修饰性的非常精巧的一种美”。

唐宋词充分体现了这种美感,具体表现在三个方面。

以女性题材或女性形象为创作主体词自产生以来就突破了中国文学“诗言志,文载道”的传统,以“女性化”审美意识表达社会生活,“好写女性生活和女性之美而带来审美新感受”,是一种女性化文学。

仅以宋词为例,据唐圭璋《全宋词》来看,宋词共二万一千二百零三首,其中艳情词两千六百零八首,占%,风月情词有一千七百四十首,占%。

由此可见,女性题材在宋词中占有相当大的比重。

词人们集中刻画女性的外貌才艺、生活居所环境、情感爱恋等,千姿百态,惟妙惟肖。

正如有些学者所言,“从整体而言,宋人从来没有排斥过‘闺情’的题材和婉约的风格,他们不仅普遍认同词需‘入闺房之意’,即以女性化生活和情感略作点染……直到清代,这一观点依然占着重要的地位”。 也就是说,女性题材或女性形象是词尤其是唐宋词的创作主体。

其实,唐宋词中除了女性题材外,还有咏史、怀古、边塞、隐逸、山水等男性化的内容。 这些词作不再以抒写离别相思、花前月下等阴柔情感为主,而是在本色词的约制之下,通过塑造女性形象和借助相关意象比兴寄托来表达家国之慨或个人苦闷。

即便以男性视角着笔,塑造游子或归人形象,词人心中也充满了柔情,女性的影子隐约其中,因而也就具备了一种特殊的女性化审美特征。

比如,秦观等人是“将身世之感打并入艳情”;苏轼、辛弃疾等词人借助香草美人意象,运用比兴寄托的方法婉转地表达,创造了隐约柔美、摧刚为柔的词体表现手法。

再比如,王观《卜算子·送鲍浩然之浙东》一词用“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来比喻浙东的丽水秀山,于描写山川景色中融入女性的倩影与柔情。

以女性化情感表达为话语模式我国传统诗歌几乎以男性为抒情主角,很少从女性视角表达思想情感。

唐宋词则不然,唐宋词多以女性为中心,以女性视角和女性话语来建构女性生活情感。 唐宋词人以男性为主,但他们往往以女性角色洞察女性心理,以女性之心书写女性情感,即所谓“男子而作闺音”。

也就是说,唐宋词中着力刻画和表现出来的女性形象不再是现实生活中真实的女性,而是经过男性词人揣摩后的理想女性,这使得唐宋词中的女性形象更经得起琢磨、更具有审美穿透力。

这与西方“阴性书写”的概念相一致。 唐宋词人以女性姿态、女性口吻来言说,形成哀婉幽怨的女性话语世界,这种现象是一种柔弱的、隐秘的、非正统的书写方式,是对“阴性书写”最好的诠释。 唐宋词中抒写的情感普遍带有浓郁的感伤色彩,词成为表现愁怀怨绪的绝妙形式,甚至于有些词人“为赋新词强说愁”。 正如刘熙载在《艺概》中所说:“温飞卿词精妙绝人,然类不出乎绮怨。 韦端己、冯正中诸家词,留恋光景,惆怅自怜,盖亦易飘扬于风雨者。 ”唐宋词中充满了令人悲凄伤感的字眼,名篇佳句也大多饱含忧伤,浸满泪水。

词本体特征使词的创作受到了限制,词作中到处溢满了女性化的言说方式和情感表达。 笔者在对唐圭璋《全宋词》进行词汇统计时发现,“郎”的称呼达一百四十三次,“娘”的称呼为三十六次,这从侧面反映了词人更习惯于以女性思维方式来表达情感。 唐宋词是一种女性书写,它不同于传统男性视角下的女性代言,也非纯粹的女性声音,而是一种兼而有之的审美风格,形成了词体独特的艺术魅力。 以女性化意象和语言为表达方式词的女性题材内容通过语言的绮丽和色调的香艳反映出来,在意象的选择上体现出女性化的审美特质,并具有小巧柔美的特点。

唐宋词中的闺中器物比比皆是,风云月露、花鸟草树等意象不胜枚举。 正如缪钺先生所言:“诗词贵用比兴,以具体之法表现情思,故不得不铸景于天地山川,借资于鸟兽草木,而词中所用,尤必取其轻巧灵细者。 是以言天象,则‘微雨’‘断云’,‘疏星’‘淡月’;言地理,则‘远峰’‘曲岸’,‘烟诸’‘渔汀’;言鸟兽,则‘海燕’‘流萤’,‘凉蝉’‘新雁’;言草木,则‘残红’‘飞絮’,‘芳草’‘垂杨’;言居室,则‘藻井’‘画堂’,‘绮疏’‘雕栏’;言器物,则‘银缸’‘金鸭’,‘凤屏’‘玉钟’;言衣饰,则‘彩袖’‘罗衣’,‘瑶簪’‘翠钿’。 ”这些意象体现了词“以柔为美”的女性化审美情思。

据常人眼光来看,男性有理性、讲秩序,且思维清楚明晰;而女性则是非理性的,语言亦具有混乱破碎的特点。

词的语言恰恰如此,参差错落,曲折婉曲,具有典型女性化语言的特质。

词以尽显女性艳丽婉媚为尚,在语言选择上多为诉诸感官的华丽词藻。 据统计,《全宋词》中人、风、花、木、春等字的数量最多,使用频率最高。 朱崇才先生认为“在《全宋词》的高频特征字中,具有女性化特征的字在数量上占了绝对优势”。 可以说,这些高频字的使用是唐宋词女性化倾向的体现。

唐宋词中直接或间接地大量描写女性题材,或以女性的视角观照社会人生,或用词体艳科的笔触表现士大夫情怀,或以柔媚之美书写生命的感伤与离别的惆怅,洋溢着女性化的柔美情思,呈现出一种浓重的悲凉。

南宋词的这种特点尤为鲜明。

(作者为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唐宋词的女性化特征演进史”负责人、吉林师范大学教授)。